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兵王归来 第三三五章 又一个东嫂

时间:2020-01-16 22:12:2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兵王归来 第三三五章 又一个东嫂

不到十二点,雷东就回到青龙,钻进宿舍插上房门,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把手+枪。

一共六粒子+弹,刚刚好,对付一两个杀手足够了。

随意把手+枪拆解组装了一遍,确定状态良好之后,就放进一个黑色的小公+文包里面。

现在是夏季,衣服都很单薄,手+枪无论放在什么地方都很扎眼。

不过作为一名乡长,公+文包却是标配,拎着是查水表的,夹着是当领导的,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躺在床上,想起苏小小,雷东不由笑了起来。

永远不要小,特别是苏小小这样的女人,她要是想对付某个人,那个人就是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那栋小楼,其实就是和平镇派出所彭所长的私宅,枪就是从他枕头下面顺来的。

苏小小空降和平镇,开始的时候和雷东一样,的确遇到了本土势力的刁难。

其中不把苏小小放在眼里,处处和苏小小对抗的人有两个,一个是分局局长岳国良,一个是和平镇派出所的所长彭家辉。

岳国良基本上已经算是废了,前天高阳县公安局下令撤了他的局长职务,让苏小小暂代。本来苏小小准备一鼓作气,趁着彭家辉在处理牛奋斗案子上的失误把他也拿下,结果却没有成功。

彭家辉有些不识时务,一天前还找苏小小大闹了一场,认为苏小小下令抓捕十二个牛家子弟不妥,要求苏小小立刻放人。苏小小虽然怒不可遏,但却也无计可施,因为任免一个派出所所长,并不在她的职权范围之内。

正好,今天雷东需要一把枪,苏小小就把她了解到的一些情况告诉雷东了。

比如彭家辉有带枪回家的习惯,比如今天晚上彭家辉喝多了,肯定睡的一滩烂泥,再比如彭家辉家的前天被车撞死了,路边那棵大杨树横生出来的一根枝杈恰好就在彭家辉的宿舍窗外……等等。

有了这么多信息,雷东要是还不能把枪拿到手,他就不配当狼牙了。

可以想象的出来,等明天彭家辉一觉醒来,发现枪不见了,该有多么的恐惧和绝望?

第二天天一亮,当人们东夹着个黑皮包出现在大楼,都有些诧异。

记忆中雷乡长是个穿着很随意的人,永远的牛仔裤体恤衫,手里什么都不拿,更别说穿正装,带黑皮包了。

不过,相对于诧异,人们更多的是感觉到害怕,因为雷东的表情有些严肃,目光也有些凌厉,似乎在人群中搜寻着什么。

联想到昨天下午,雷东和江玲联起手来将一个副县长气得死去活来,所有人心里都沉甸甸的,预感到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是雷东和江玲完胜,双双成为牛奋斗第二第三呢,还是林伟贤官威赫赫,将这两个无法无天的乡长和书记撤职查办呢?

太诡异了,怎么在乡上班跟上战场似的,似乎连站队都无法选边了。

他们不知道,雷东之所以表情严肃,是已经进入了临战状态。

悲催的变成了诱饵,可敌人在什么地方却还不知道,万一从哪个角落飞来一粒子弹,这一辈子估计就报销了。

因此雷东必须时刻小心谨慎,走路的时候都在观察哪一个地方适合做狙击位置,自己如何才能进入射击死角。

这种感觉太令人抓狂了,雷东的确有撂挑子的冲动。

我可是精英中的精英,无论派到哪一个战场上去都能为国家带来丰厚的利润,如今居然沦落到因为一个多亿就给贪官当人肉沙包的地步,简直是暴殄天物,国家难道就没有考虑过我的价值?

然而牢骚归牢骚,命令却必须不折不扣的执行,哪怕有生命危险也在所不辞。

因为,雷东是真正的军人。

雷东先去乡大门口转了转,交代正在负责兑现白条的谭凯多注意一下陌生人,然后问道:“怎么样,白条兑了多少了?”

谭凯摆弄着手中的白条,说道:“雷乡长,没几张,昨天三千多一点,前天四千多。”

雷东很诧异,问道:“怎么回事,不是每天公布两万多吗,饭店老板还是不敢来拿钱?”

“那倒不是,因为欠条不多了。”谭凯把账本拿给雷东道:“牛奋斗的欠条被牛战斗买走了,一下子少了百分之七十,剩下百分之三十的欠条又被辛副乡长和李副乡长他们买走了一部分,现在就剩下五十来张集体会餐,分不清人的欠条。”

“这就对了。”雷东松了一口气,转身向办公楼走去。

雷东初的目的就是要逼迫这些人主动花钱赎回欠条,只不过开始的时候进展不太顺利,所有人都在观望。一直到雷东降伏牛战斗,又联合江玲给了林伟贤一记耳光之后,那些人才在震撼之余,慌忙掏钱的。

毕竟大家都是要脸面的,那么多欠条白纸黑字的贴在墙上,每个人都觉得别扭。

雷东先去客房部,发现宋蕊,夏葵,和那个摄像师小王正在吃方便面,笑道:“方便面多不营养啊,后面就是食堂,怎么不去吃?”

“吃不起,你们那个姓谭的主人说了,早饭每人五块还不给茶叶蛋。”夏葵恶狠狠的将半截火腿肠丢进方便面桶里,说道:“我去了那么多地方,到哪里不是众星捧月,接待方都恨不得专门为我盖别墅开饭店了,在你这里居然是这种待遇,你难道就不怕我在电视里面骂你们吗?”

“骂吧,随便骂,是在峡谷口骂,权当是给青龙峡景区做广告了。”雷东知道关于自己的电视节目肯定无法播出,因此乐得和夏葵开玩笑,说道:“我来是通知你们一下,乡就这两间客房,每间定价五十元,走的时候记得交给财务。”

宋蕊生气的把叉子往方便面桶里面一丢:“东哥,怎么这么抠啊,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雷东耸耸肩,说道:“你也,这地方穷啊,属于公家的钱,我都恨不得掰成八瓣。这不是抠,这是大公无私。”

宋蕊直翻白眼:“你少来,昨天我打听了,你在青龙可以用无度来形容。据说你昨天是次去食堂吃饭,其他时候都是在龙门饭店定点的。”

雷东耸耸肩,笑道:“老板去自己开的饭店吃饭,不算过分吧?”

“龙门饭庄是你的?”宋蕊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早说嘛,既然是你的产业,那我们还客气什么。夏葵姐,王师傅,咱们走,去龙门饭店又吃又喝又住,还不给他一分钱。”

雷东哈哈大笑,说道:“那是自然,我听华少说了,你们还要在这里玩几天,总住乡也不是个事。我告诉老方了,给你们收拾两间客房,吃住全算我的。”

“这还差不多。”夏葵也开始收拾东西,但是嘴上却不饶人,说道:“才来一个星期,就巧取豪夺了一家饭店,这里面有故事,一定要挖掘挖掘,让人们这个乡长的虚伪面孔。”

“这你恐怕要失望了,老方已经把我当成救世主了。”雷东耸耸肩,左右问道:“华少呢,怎么没见他?”

宋蕊指了指天花板,说道:“上去了,说是要和谈在青龙投资的事情。”

“他,谈投资?”雷东苦笑一声,连忙出门向三楼走去。

华子凯谈投资,简直是胡闹,这家伙除了吃喝嫖赌的功夫之外什么都干不成。昨天倒是稍微提了一下,华子凯声称他从典当行撤资,手里头有几百万闲钱,但雷东却不认为他真的会考虑投到青龙乡来。

推开房门,果然玲和华子凯正对着一张青龙乡地图指指点点,似乎真的在商量什么。

东进来,江玲喜形于色的说道:“雷乡长,你来得正好,华先生想在青龙峡投资旅游,我们商量商量。”

“,别听他的,他忽悠你呢。”雷东走过去把地图卷起来,说道:“地方我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就在昨天晚上吃饭的那个饭店,想吃什么随便点,都算我的。没事可以到处转转,但别老往乡来,我很忙,没工夫带你们玩。”

华子凯苦着脸,说道:“别啊东哥,我是真的想投资,东嫂也很感兴趣的。”

雷东一愣:“什么,你叫她什么?”

“东嫂啊,难道叫弟妹,你比我大啊?”华子凯一边说话,一边小心翼翼的往后退,提防被雷东暴打。

雷东无语,转向江玲问道:“你答应了?”

江玲脸一红,说道:“他一进来就这样叫,我有什么办法?再说华少身份尊贵,又有意在青龙做投资,我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

雷东无奈,耸耸肩说道:“那随便你们,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自称东嫂的人可不止你一个。”

江玲双目寒光一现,作势要抓向雷东,问道:“还有谁?”

雷东说的是苏小小,但目前还不宜让别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因此哈哈一笑,准备蒙混过关。

突然,办公桌上的铃声响了起来。

“待会儿再找你算账。”江玲恶狠狠的瞪了雷东一眼,随手抓起:“喂……赵副县长你好,我是江玲……什么?马来西亚大正集团商务考察团……好的好的,我知道了,一定热情接待。”

放下,江玲有些迷惑的说道:“你说怪不怪,青龙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会有跨国公司来考察?还马来西亚的大正集团,我只听说国外有个正大集团,你们听说过这家企业吗?我根本就不是什么商务考察团,肯定是某个县领导的亲朋好友要来青龙峡旅游,蒙我们的招待费呢。哼哼,这些人太不长记性了,昨天林伟贤的下场他们难道不知道吗?”

雷东笑道:“既然知道是蒙吃蒙喝的,直接拒绝不就行了,根本就不该让他们来。”

华子凯却突然说道:“的确有这么一家企业,据说实力还不错,在国内主要从事酒店业和农副产品深加工。近大正集团中国区总部换了一个项目部经理,名叫吴文辉,是个华侨,祖籍就是咱们山南省。”

“吴文辉?”雷东双目寒光一现,心道这家伙太嚣张了吧,居然敢来青龙。

“吴文辉?这个名字好熟悉。”江玲则眉头紧锁,她也想起了山南会馆的那个吴文辉来。

+++++

+++++

凌源监狱管理分局中心医院怎么样
河北省沧州中西医结合医院怎么样
长沙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云南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温州治疗阳痿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