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女记者与在逃劫犯真实接触33分钟

时间:2018-11-08 17:57:1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女记者与在逃劫犯真实接触33分钟 整七天,那曾给我写信、要求我在20日之前必须回复的男孩一直没有回音,没来过电话,更没有打过传呼。

就在我差一点把这事淡忘了的时候,办公桌的电话响了,一个陌生男青年对我说:“记得我吗?我就是那个给你来信的持枪抢劫者。

没想到你真的给我回信了”。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11月27日上午10点24分。

接着,他给我讲了他的故事―――我们常常作案的那条高速公路,紧挨着我们村,我的五个同伙全都是我的光屁股朋友。

两年前,他们中的只有23岁,小的18岁,那一年,我21岁。

我不懂事! 那段时间,我们这儿的拦路劫车案不断地产生,在社会上影响很大,弄得途经的司机人心惶惶。

在我加入之前,他们干过几次,我不清楚,但次数肯定很多。

毕业后,在他们的鼓动下,我糊里糊涂地加入了他们中。

枪,只有我有。

就是用一把普通的发令枪改装的。

虽然比不上公安的手枪,但在一两米之内,它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那时,我一直以能拥有它而自豪。

直到一次,我后悔了,我不该带着它。

抢劫,我只干了6次。

一次是在1998年的冬天。

那天半夜1点,我们不断地向飞奔而过的汽车示意停车,可没有一辆停下。

有经验的司机明白,我们想干什么。

终究,一辆外地货车停下了。

司机跳下车,他手上拿着根铁棍,和同伴手中拿的一样。

发现苗头不对,他抡起棍子就往我们的头上砸来。

血!我怕极了,脑中一片空白,手中的枪不由自主地举起来。

瞄准射击。

一米之内,他倒下了。

同伴们疯了一样在他的车里翻出了200块钱,拖着我就往回跑。

司机有没有死,伤得怎样,我真的不知道,现在我也不想知道。

我吓坏了,我后悔,好几天回不过神来。

白天,我的眼睛睁着,可脑袋就像做梦一样。

别人问我甚么,我有反应,可全是胡言乱语。

我的变化,被细心的姐姐发现了。

她让我自首。

我怕坐牢,那一刻,我不敢相信她。

我烧了身份证,收拾了行李,就走了。

从那天起,我就再没有回过家。

后来的事,我在给你的信里全写了。

两年来,我跑过许多地方,惟一没去过,也是想去的就是我的家。

我就这样不断地变换住所,每到一处,我从不敢找固定的工作,因为那要用到身份证,要办暂住证。

我投靠老乡,靠他们接济我一点,但我从不告诉他们我在老家犯下的事。

背着个包袱,走到哪儿都不安心。

白天,四处逃亡时时刻刻提醒我“要小心”;夜深人静时,惊骇的情绪再也无法克制,我大声地哭,喊爸爸、妈妈、姐姐的名字。

我真希望,此刻的我只是在做一个梦,梦醒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