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余额宝监管风暴

时间:2019-06-13 10:55: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余额宝监管风暴

本报 付刚 北京报道

用一半海水一半火焰来描绘过去一周货币基金的“心情”,可谓再贴切不过。先是货币基金整体规模突破万亿元、互联货币基金领头羊余额宝冲击5000亿元的好消息,后是“取缔余额宝”声音的出现,并引发争论井喷。

《华夏时报》综合各方采访显示,对互联货币基金的争议,伴随着规模非常规的扩充,其风险与隐忧已被越来越多人注意,可预见的是,监管部门加强监管的措施将在创新和风险间找到平衡。

在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看来,余额宝不但使银行着急,也令央行进行反思,余额宝对利率市场化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对未来整个金融业的创新发展,起到了很强的倒逼作用。

余额宝遭遇取缔之声

从0到2500亿,余额宝用了200多天时间,之后又仅用了30天从2500亿到目前4000亿元以上,用户数超过6100万。

但风光无限之时,余额宝突遇取缔之声。

2月21日,有媒体人士公开呼吁要“取缔余额宝”,其观点鲜明,称余额宝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

事实上,这并非对余额宝提出要加强管制的单一声音,只是此前意见没有如此直白地提出取缔。

工行前行长杨凯生指出,要依法合规,不能仅宣传络理财产品的各类余额宝们的好处,要充分揭示它的风险;央行前副行长吴晓灵表示,余额宝们其实在变相吸收银行存款,理财产品不允许承诺回报。

农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则指出,余额宝有什么理由不遵守与银行一样的监管要求?余额宝是吸收客户的活期存款许诺高额收益,与银行并无区别。监管部门有一切理由要求余额宝遵守银行或一切存款机构必须遵守的规范;譬如上缴存款准备金、提取损失备付金、满足资本充足率等。

耐人寻味的是,主管互联金融的央行副行长刘士余的看法是,“宽容加需要时间来观察。”从央行的表态来看,宽容当然是不能突破“底线”:即不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不能非法集资。

不可否认,余额宝们的确动了银行的乳酪和地盘。

根据央行公布的1月份金融统计数据显示, 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33万亿元,创近4年来,但同时,1月存款骤降9402亿元,大量短期存款一夜间不知去向。

存款搬家进货基

存款搬家的同时,货币基金在高速成长。

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站数据,截至1月底,基金公司管理的货币基金总规模达到9532亿元,逼近万亿元大关,比去年底大增2054亿元,增幅高达27%。济安金信基金研究员马永靖认为,照此推算,货币基金目前很可能已突破万亿元大关,2月底规模将可能达到11000亿元。

钱景财富董事长赵荣春就此向指出,流失的存款大部分都流向了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金融产品。

赵荣春表示,以余额宝为代表的这些产品收益均是来自与其对应的货币市场基金,由于银行的活期存款利率和货币市场存在4%左右的利差,在没有互联基金之前,很多人享受不到利差收益,现在通过互联基金这一渠道已变得触手可及。

郭田勇也指出,余额宝使公众得到了本来就应该得到的东西,如果银行利率市场化,余额宝的套利空间也就消失了,而银行自己是没有动力做余额宝的,银行如果做的话,就等于自己抬高自己的经营成本。在他看来,余额宝在某种程度上发挥了鲶鱼效应,改变不合理的融资制度,效果正在初显。

郭田勇指出,银行融资成本升高了,但事情的起源不能怪余额宝,在制度上,管制利率和协议存款利率之间存在无风险套利空间,余额宝对接的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目前能有6%这么高的收益,也是银行在议价过程中愿意给出这么高的协议存款利率。

或提高风险准备金比例

目前,国内银行存款中,除了协议存款利率是放开的,其他利率都是被管制的,而利率管制所造成的监管红利是货币基金爆发的根本原因。

不过,余额宝们规模突飞猛进的同时,无一例外地高度依赖协议存款,根据Wind资讯数据统计,去年年底,协议存款占全部货币市场基金净值达64.68%,一些互联货币基金的投资对象90%都是银行超短期的协议存款。

据了解,这一变化已引起监管部门关注。过去两个月里,证监会针对互联货币基金已多次召开监管会议。近的一次是在2月21日,证监会召集货币基金规模居前的十余家基金公司总经理开会,专门提醒货币基金规模迅速膨胀带来的风险。

马永靖就此向表示,监管层所提示的货币基金风险,主要集中于货币基金规模增长过快可能带来的流动性风险,以及对货币基金集中投资协议存款的担忧。

据了解,协议存款可提前支取,但普通存款人多只能获取同期的活期存款利率;但对于货币基金投资协议存款,银监会和证监会给予“政策优惠”,规定货币基金若提前支取可不罚息,利率损失由银行承担。

马永靖指出,一旦货币基金的这一红利消失,比如被银监会或银行叫停,协议存款提前支取只能获得活期利息,而货币基金已经按定期利息按日支付给投资者,这部分的利息差额从基金公司的风险准备金中计提,以弥补客户的损失。

一位上海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经理向透露,现在期限比较长的协议存款,是采取季度付息,而余额宝等较为强势的货币基金与银行谈判时的做法是:要求部分银行每7天结算一次协议存款利息。

在他看来,即使余额宝目前所投协议存款的利息为“7天一付”,其未收到的协议存款利息也应在几亿元规模,而这个风险敞口是目前天弘基金1.3亿元风险准备金无法覆盖的。

马永靖指出,随着货币基金规模越来越大,资产集中又配置在协议存款上,一旦发生类似“钱荒”的极端情况,其风险可能比较大,所以监管层可能会提高货币基金的风险准备金比例,但此项政策的收紧,意味着货币基金的收益将降低,因为从货币基金中提取的风险准备金是不会有收益的。

在她看来,目前还难以预计货币基金收益率会受到多大程度影响,风险准备金的比例到底会提高多大幅度是关键影响因素。但有一点是确定的,余额宝此前年化7%的收益水平是不可持续的,收益率维持在4%—5%是常态。

卡牌游戏
冻疮
100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