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争鸣盛开在绝唱里的金达莱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4:49:0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  刚一转身,蓦地看到迎面走来的男人,贞英的心一下子就被攫空了。那男人还在向她一步步逼近,她感到呼吸也被扼得死死的。这不是她的中民哥吗?那个牺牲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中民哥,那个让她魂牵梦绕了三十年的中民哥啊。她枯守着家乡的小城等了整整一辈子,怎么会在这汉城的书店里突然向她走了过来呢?  就在那擦身而过的一瞬,贞英抵不住幸福的袭击,眩晕倒地。  她感到一只温暖的大手托住她的后背,缓缓地下放到膝盖上去,然后把她稳稳地搂在了怀里。她想,让我就这样死去吧,我不要醒来。  贞英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洁白的病房里。她看到头顶上方一只吊瓶连着自己的手臂。床头摆着一束金达莱,那淡淡的香气让她不由地想到了故乡春天的山岗。  贞英想,我大概是病倒了吧,在这个节骨眼上躺倒在病床上太不应该了。她们刚到汉城,演出的一切事宜尚未安排就绪,剧场的灯光,舞台的设计,演出的周期,这一切一切都需要她会同使馆与韩国中韩友协商讨而定,我怎么可能会在此时生病呢?  突然她想到了那个男人,她闭上眼又仔细地回想了一遍。没错,那应该不是梦中的场景吧,那只手的温暖依稀还在啊,那宽厚的胸怀贴得那么近,她能感觉到那男人的呼吸,象一阵阵和煦的微风轻拂到她的面颊上来。可是,那个男人现在在哪里呢?床头的金达莱会不会是他为我采撷而来?  贞英的头向上斜了斜,一定是中民哥吧,只有他清楚我有多么喜欢金达莱?  病室的门轻轻地开了,一位小护士闪身进来,微笑着问候,你好,你醒过来了。  贞英笑着点点头,我没事的,只是近太累了。  小护士略感吃惊地说,你不是中国人吗?韩语说得这么好?  贞英有些意外,我是朝鲜族,你怎么知道我是中国人?  是送你来的那位好心人说的,他可能登记的时候看到你手包里的护照,我们实在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当时只想尽快地联系到你的家人。小护士非常抱歉地举了一躬。  贞英失望了。从小护士的话里她感到那个人好似不认识她,那怎么可能会是她的中民哥呢?也许是自己臆想成真了吧,她的中民哥就算没有牺牲在朝鲜战场上,也不会出现在韩国的土地上啊。贞英很快收回神来,满含谢意地对小护士说,你们做得对,我很感激你们,那位好心人呢?我应该向他当面致谢的。  他回家了,不过他留下了电话,我们可以帮你联系。小护士一直笑得那么甜,刚要说完,又象是想起了什么,哦了一声说,这束金达莱也是他送来的,你一直昏睡不醒,他都没有打扰你。  这一束芳香四溢的金达莱,又让贞英否定了刚才的自己。为什么不是别的什么花呢?是谁懂得她对金达莱的感情啊?    2  贞英见点滴一完,匆忙起身出来。她看看时间,现在赶回住地还不至于引起波澜,不然时间拖得太久,队员们找不到她再惊动了使馆,那就是不折不扣的一个小小事件了。  小护士上来拦住她,要她留下来继续观察。贞英不由分说地拒绝了。她从小护士那里抄来了好心人的电话号码,到收费处结算时才知道有人已经为她垫付了。出租车上,贞英随手展开当日的报纸,就看到头版头条新闻:中国大型实景歌剧《阿里郎》赴韩演出。贞英还来不及细细阅读,就听到收音机里主持人正在对中韩友协的负责人进行采访,当然话题还是这次大型实景歌剧《阿里郎》的演出。从他们的谈话中,贞英可以听出,关于这次演出的前期宣传和准备工作,韩国方面做得相当充足。几乎所有的韩国人都知道,有一位中国的女艺术家要带着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现代版的阿里郎的故事踏上韩国的土地。甚至她们还没有到来,就已经在中国感受到了整个韩国那翘首以盼的目光,哪怕远隔着条条山脉和重重海洋。  为了这部歌剧,贞英可谓是呕心沥血,几乎是每一个唱段都要从她的嘴里唱个千遍万遍,感情不到位的地方也是一改再改。为了达到的演唱效果,她专门把在瑞典皇家剧院深造的女儿招了回来,为女儿更是一句句地讲解和示范演唱。在她泪流满面的歌声里,女儿终于理解了她。理解了一位独守着女儿并献身艺术的母亲。在女儿看来,她的后半生都是为了这一部戏,为了那一个站在高岗上唱着凄美的离别的年轻女人……  阿里郎,阿里郎,阿拉里哟,  我的郎君翻山越岭路途遥远,  春天黑夜里满天星辰,  我和你的离别情话千言难尽……  贞英何尝不知,她的一生正是为了演绎这一首朝鲜族负盛名的歌曲。她的爱情,她的别离,她的等待,她的魂梦相系,这一首歌的旋律贯穿了她的一生。她的心里只有这一首曲子,凄婉、哀啭、荡气回肠、生生不息。    3  演出开始了……  贞英的父亲把小中民带回家时,她们俩都还不满十岁,也正是日本鬼子在东北猖獗的时候。贞英从父亲口中得知,中民哥的村子被鬼子一把火烧了,村里没有几个逃过日本人的屠杀。小中民显然是被吓惊了,两只眼睛里布满了恐惧的色彩,半夜经常在梦中哭着缩成一团。贞英娘心疼得整夜整夜地把他搂在怀里。  由于贞英的村子地处深山老林,日本鬼子从没有来过这里,加上贞英爹娘无微不至的关怀,小中民渐渐忘却了儿的经历,长成了阳光开朗的小伙子。直到中民把参军的决定告诉爹娘时,贞英一家人才知道,那仇恨象种子一样深深埋进了他的心里。是啊,国仇家恨,是个男人谁能咽得下这口气啊。贞英爹娘没有阻拦,而是默默地为他收拾行装。  在贞英和中民走过的山坡上,金达莱正在怒放。贞英舍不得中民哥,她紧紧地牵着哥的手,送过了一山又一山。中民停下来,采一朵金达莱,戴在贞英的头上,深情地对她说,等着我,打跑了鬼子,我回来娶你。贞英哭了,手捧着金达莱,望着她的中民哥走上高高的山梁……  我不正是那个送别情哥的女人吗?我的阿里郎,阿里郎哟,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要娶我回家,我等着做你的新娘。  中民哥还没等来,却等来了濒死挣扎的日本鬼子。他们躲进深山,疯狂地进行各种各样的生化研究,准备反扑企图挽回他们必死的命运。贞英和几个小姐妹是躲在山洞里逃过那一劫的,村子里其它的人都被抓走成了无辜的实验品。贞英成了孤儿,躲在深山里采野果喝山泉,捱过了一年,她知道中民哥会回来找她,也许就是今年金达莱花开的时节。  就在一片盛开着金达莱的山坡上,她的中民哥真得走了过来,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告诉她日本鬼子投降了,国家解放了,他们终于团聚了。她哭了,委屈的泪水,害怕的泪水,幸福的泪水,一股脑儿地奔流而出,弄湿了中民哥戴着勋章的绿军装。  中民哥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她的家了。她义无反顾地跟着中民哥来到了部队上,凭着她能歌善舞,成了一名光荣的宣传队战士。在辽沈战役的硝烟中,在淮海战役的炮火里,在平津战役的壕沟下,在横渡长江的木船上,有她中民哥冲锋陷阵的身影,也有她穿越枪林弹雨的嘹亮歌声。无论相离多远,她知道,她的中民哥和她站在一面鲜红的旗帜下,两颗心再也不会分开。  她们的婚礼选在国庆一周年的日子。那是1950年10月1日。  1950年10月25日,她的中民哥随部队开拔赴朝作战。为了不惊扰她的新郎,她一路穿越白山黑水,偷偷地跟在部队的后面,把他送到了鸭绿江边。听着雄纠纠的歌声,看着威武庄严的军队,一路跨过长长的大桥,她在心里默默地说,中民哥,我等着你啊。    4  抗美援朝战争打响没多长时间,贞英响应党的号召,自愿回到了长白山,组建自治州民族歌舞团,也只有这夜以继日的工作才能缓解她对亲人的思念。很快她欣喜地发现自己怀孕了,这可是中民哥留给她的的礼物,这也是她在中民哥回家时献上的的礼物了。  自治州歌舞团的节目因其朝鲜民族特色浓郁,先后三次随部队出征到前线演出。贞英多么想借此机会能踏上朝鲜的土地,在那一片英雄辈出的森林里与她的中民哥相遇。只可惜她因为怀孕、分娩和哺育孩子一再错过。在她孤独等待的日子里,在她忍受着分娩阵痛的时刻,在她半夜醒来哄孩子入睡的时候,她的脑海就会幻觉一样地出现中民哥的身影,他带着一脸金达莱盛开的灿烂的笑容,在明媚的阳光里向她娘俩奔跑过来。而此时,画面之外如流水般而来的音乐也只有在肝肠之间游走不停的阿里郎了。  每天她都会抽出时间抱着孩子来到金达莱花开的山上,向着迢遥不尽的长白山久久凝望。她想听到山外的回音,她想知道她的爱人何时才能回来。她总是逗弄自己的女儿,指着白桦林深处说,你叫爸爸,你爸爸就会出来。年幼的女儿鼓足的勇气,一边叫着,一边向白桦林蹒跚迈步。她紧跟在女儿身后,只听得自己满面泪流。  调往前线的部队在不停的轮转,可她始终也没有中民哥的消息。根据上级指示,她们团里根据前线英雄事迹不停地排演新节目,她更因为自己的中民哥在做着同邱少云、黄继光和罗盛教一样的伟大事业而光荣和骄傲。可是每每回到家里,每每夜深人静,她都会暗暗祈祷,甚至庆幸那些伟大的英雄不是中民哥自己。她为自己这些不纯洁不高尚的心理整夜整夜地批评自己,可是那个站在高处的自己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她的心。她哭着说,我不要英雄,我只要你平平安安地回来,陪着我们娘俩安安稳稳过日子。  1953年7月,朝鲜停战协议签订。这一场历时三年的保家卫国战争终于结束了。全国人民都在欢庆胜利,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取得的又一伟大胜利,它彻底粉碎了美帝国主义妄想卷土重来的阴谋。而贞英却急得如爬上热锅的蚂蚁,三年了,她的中民哥咋能一点消息都没有,他应该在时间回家来啊。  贞英找到原来的老部队,终于要来的了一张纸,那是一张冷冰冰的烈士证,金中民,三个血红的大字,当着贞英的面就那样无情地填了上去。贞英还没听清一句解释,就当场昏了过去。    5  就在这如此壮烈的一刻,整个演出戛然而止。阿里郎的音乐象潮水一般涌了上来,灌满了偌大的汉江国家公园。  贞英看到她的女儿一袭民族礼服,素裹银装,缓缓地飘向了金达莱盛开的山巅。这时,整个公园里上万观众都高举起双臂,随着音乐的节拍轻轻地摇晃。她的眼里泛着泪光,上万双眼睛里泛着泪光,人们忘记了战争,人们忘记了胜负,人们心里重又回归了人性,找到了久违的爱情,找到了生命的真理。于是在前奏过后,贞英听到万人的齐唱。她象是置身于汹涌澎湃的江水之中,随着浪滔不停地上下翻卷,滚滚向前……  阿里郎,阿里郎,阿拉里哟——  在一遍遍的巡回往复中,人们的感情达到了顶点。贞英在这宏大的音乐声中听到了很多女人在开始轻轻地啜泣。她不知道,在那场战争中还有多少女人有着和她相同的命运,她们失去了的亲人,她们一生都将背负着那场战争痛苦的阴影。而这音乐就成了她们舔舐伤口的良药,她们只会在一个人的夜里不为人知的吟唱,可是今天,她们的情感找到了共同的出口。那些压抑了几十年的伤痛山呼海啸一般劈天而降,象是倾覆的银河一发不可收拾了。  当人们都在哽咽难言的时候,一声高腔自山巅裂帛而出,击穿了每个人的耳膜——  今宵离别后何时能回来,请你留下你的诺言我好等待……    6  我是银珠,我想和你谈谈,请不要拒绝我。  贞英望着眼前这个彬彬有礼的女人。她从助手那里知道,这个女人已来过多次了。贞英并非有意拒绝,只是她来韩国以后太忙太累了。由于演出获得意想不到的成功,她不得不在汉城加演一周,然后中韩友协还要邀请她们到大邱和釜山去。  助手的一句话引起了贞英的兴趣,那个叫银珠的女人说她知道《阿里郎》后面的故事。她何尝不懂得每个女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心酸故事呢?只是阿里郎还会有后面的故事吗?  我不是韩国人,我的家紧挨着三八线的北端,我的爹娘和兄弟姐妹都是朝鲜人,我是为了救一个人才不得已来到这边的,可是我们俩再也回不去了。银珠的故事一开始就吸引了贞英,因为和她年龄相仿的银珠提到了三八线,说明她的故事也是与那场战争紧密相连的。  那是1953年6月底,我到深山里去采蘑菇,在崖底发现了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因为我的家靠近双方僵持的前线,我猜想他可能是被一枚流弹击中落崖的。从他的军装我判断这是一名中国人民志愿军,从他行动的独立性来看,他应该是一名侦察兵。若不是我及时发现他,在这严寒的荒郊野外冻也会冻死他的。我看他还有微弱的呼吸,便毫不犹豫地把他背在身上向家里走去。半路上我忽然想起,我的一位亲戚就在山的左边,他是当地有名的医生,也只有他才能帮助救治这名受伤严重的中国人。于是我拐上另一条山路,借着森林的掩护,在夜里敲开了亲戚的家门。  就在他的伤刚刚好转的时候,战争结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恰恰就在我家和亲戚之间,一条三八线横亘而过,成了我永远不得逾越的政治之墙。我们回不了家了,他也只能隐姓埋名生活于此。为了保护亲戚,我们远走他乡,从此开始了天涯流浪。 共 717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脓肿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青少年癫痫的症状都有哪些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就业指导 微信小程序开发者平台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