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我们进入搞笑年代了吗?

2018-11-06 18:17:15
我们进入搞笑年代了吗? 那天,听了歌手胡吗个唱的一首《黄娣的新装》的歌,号称“情景悲剧”之一。

但是,情景虽在,悲剧的成分却几近于无,更多的像是在演绎舞台上的小品。

歌词的内容大致这样:胡裁缝和老婆黄娣隔三差五在卧室里要共同演出安徒生的童话《皇帝的新装》,老婆演皇帝,胡裁缝一人出演骗子、众大臣和那个童言无忌的小孩,每一次,他都要在唱道:“可是她下面什么也没穿啊!”特别强调的是“下面”。

在这里,他成心将皇帝的他和老婆的她做了置换,不仅是皇帝到平民的位移,同时也是男女的变性。

于是,同样是皇帝的新装,剪裁出的意思大不一样,安徒生的童话所要讲述的事实真相的意义,被移花接木开出了性之花。

明显,这首歌成心地逃避了歌词背后的微言大义和宏大叙事,不再如他的前辈崔健和罗大佑那样,对现实有甚么批评的思想锋芒。

更多的是挠痒痒一般,对现实开一下玩笑,略微有一些无关痛痒的嘲讽;再有便是对经典的解构和戏仿。

这类解构和戏仿,并不是对经典的反叛,由此揭竿而起故意装扮成新一代的英雄,而更多的是融进世俗搞笑的成分,和赵本山演的小品、郭德纲说的相声,或周星驰的无厘头电影,一起全方位的占据大众文化的舞台。

这真的是一种非常有意思的文化现象,文娱化的时代,大众文化中相声、小品、影视和音乐,仿佛合谋或预谋好了似的,都有了这样以搞笑为主旨的全方位对接,彼此遥相呼应,道是有情还无情,诘问我们这个时代的生活与艺术:为什么如此四处开花般需要搞笑,而且是处处离不开这样无厘头的搞笑? 更为荒腔走板的是,前一阵子世界杯前夕,在江苏卫视“非诚勿扰”的相亲节目中因语出惊人而走红的马诺,签约某视频网络主播世界杯。

之所以选用这位对世界杯和足球一窍不通的年轻女子,不是为了说球,只是为了眼球,目的就是搞笑。

搞笑搞到世界杯,似乎世界一切事物都可以用搞笑的方式来进行。

搞笑真的成为一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

其实,马诺的出现,不过是前一段时间大胆出位的芙蓉姐姐的闪回和翻版。

大众文化从来不惧怕一脉相承的雷同,马诺妹妹和芙蓉姐姐的前仆后继和角色轮换,也正是大众文化的一种习以为常的形式和方式。

搞笑的品种早已经超出包括小品在内的固有样式,所有这些形式与样式围合一起,暗合了时代和生活中那一根谑笑的神经,让我们如此的乐不可支和不可或缺?在这里,有意思取代了有意义,好玩取代了好听或好看,粗俗取代了高雅,悲剧演成了喜剧,老婆的笑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