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那位民国总统与溥仪通信时自称臣子后遭人登

2018-10-30 11:58:13

那位民国总统与溥仪通信时自称臣子后遭人登报怒骂?

核心提示:只是,做了总统之后的他,在私下里跟前清逊帝通信,还是自称臣子。这让后来发现这个秘密的国民党人,非常愤怒,吴稚晖还写了文章,在报上破口大骂。

本文摘自:《书摘》2014年07期,作者:张鸣,原题为:《遗老与殉节》

特别的遗老徐世昌

一般来说,所谓的遗老,都是怀念前朝、在易代之际绷着不肯入仕之辈。换言之,遗老多少得有点气节,有那么一点点不食周粟的气节。不过,气节跟饭碗有点干系,没饭吃,气节多半就保不住。就算自己肯饿死,家人也不好办。所以,改朝换代,能守得住的遗老,一般都在吃饭上面有点办法,如果家资不丰的话,也得有别的来钱之路,可以教书,可以鬻书、卖字画什么的。所以,凡是没有办法解决吃饭问题的,一般都不敢奢称遗老。日子过得不错的遗老,有时候也会守不住,受了新朝的诱惑,出山做官。明清易代,开始守着的也多,后来清朝皇帝日渐怀柔, 一队齐夷下首阳 ,山上剩下的就不多了。清朝覆灭之后,也是如此,只要民国政府拉的力度足够大,冷板凳真能坐得住的,其实没几个。

徐世昌是清朝末世官做得的汉人,体仁阁大学士,太傅,还是皇族内阁的协理大臣。清亡之后,不顾袁世凯的苦苦挽留,毅然决然地去了青岛。而当时在德国人手里的青岛,是清朝遗老的麇集地,一大堆看不惯民国的前清官员和满人王公,都混在那里。徐世昌的加入,令这些人很兴奋,觉得吾道不孤。徐世昌的弟弟,同为清朝遗臣的徐世光,也在青岛。

其实,徐世昌跟众多隐居青岛的遗老大不一样。他是袁世凯的密友,武昌起义后,建议清廷起用袁世凯的是他,到洹上劝驾的也是他,后来,建议给予袁世凯全权的还是他。据考证,清帝退位诏书,虽然是张謇的手笔,却也经过他的修改。这样一个帮着袁世凯给清廷挖了坑,再埋上一锹土的人,待到袁世凯得了大位,他却弃官不做,跑到青岛做遗老,为清朝守节,怎么看,都有点不对劲。

其实,徐世昌压根儿就不是一个遗老,原本就没打算做伯夷叔齐,从一开始,就是脚踩两只船的人。清朝如果保住了,就继续做清朝的官,如果换了朝代,就做新朝的官,换的是民国,当然无不可。但是,易代之际,作为士大夫,多少要矜持一下,做做姿态,看看新朝能给他们开个什么价码。也得给世人瞧瞧,他不是那么热衷,对前朝是有情有义的。徐世昌也是做姿态,但姿态不用做给袁世凯看,对于多年的老朋友,他还是有把握的,只要他肯出来,位置总归是有的。但是昔日的同僚、同年和同乡那里,却要有所表示,依旧蹲在紫禁城的清朝皇室那边,也要意思意思。做人不能一面光,面面都得光。当初作为袁世凯的好友,袁世凯倒台,其他党羽都跟着倒了,就他一个人不倒,不仅不倒,而且还升了官,就是他做人的高明。高明,就要高明到底,所以,徐世昌来到了青岛。

一直处于高位的人,是闲不住的,一闲下来太难受。矜持了两年,袁世凯把内阁变成政事堂,总理变成了国务卿,民国制度里原本一人之下的高官,一下子似乎变成了总统的幕僚长。这时候请徐世昌出山了。面对袁大总统的邀请,徐世昌仅仅扭捏了一小下,就欣然就道了。可他的弟弟徐世光是个真遗老,觉得哥哥受清朝这么大的恩,位极人臣,居然要出来做民国的官,实在不成话。出来苦劝,一边说,一边哭。徐世昌一句话也不说,也陪着哭,哥俩哭了一夜。第二天,哥哥还是跟着前来劝驾的人,上火车走了。

隔膜阀
理财投资可靠吗
正宗新会柑普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