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我的“拓荒”追忆

2018-12-05 18:41:31
我的“拓荒”追思 事业的发展,总要经历初创的艰难、成长的坎坷、壮大的喜悦、收获的光荣。

科学基金的20年历程也不例外。

抚今追昔,今天的科学基金被誉为培养创新的“沃土”,离不开代科学基金工作者在这片“处女地”上的开拓。

作为“拓荒”队伍中的一员和老科学基金工作者,我谨捡拾那段峥嵘岁月中的如烟往事历数如次。

1984年春我由在沈阳的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调到北京任中国科学院技术科学部主任。

当时这个学部管辖26个研究所,不但过问研究所的学科方向,而且触及很多事务问题,因而忙得不可开交。

两年后,技术局成立了,学部主任的事情也就不多了。

此时,正值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筹建,院领导征求我到基金委工作的意见,我便欣然同意了,同时也就义无反顾地把组织关系转到了基金委。

在届基金委领导班子中,正副主任六名,我分工联系政策局和材料与工程学部,并涉足综合计划局和国际合作局,其余三位副主任都还工作在科研或教学线,不常常来基金委。

当时,我深感科学基金对发展我国基础研究负有重要历史责任,因此,我对办好基金委寄予很大希望,为了做好这项工作:一是工作人员要认真了解国内基础研究的实力;2要努力提高学科主任的水平,并掌握本学科的国内外发展动态;三是各学部与学科负责人在认真履行唐敖庆主任提出的十六字评审原则的同时,又敢于提出自己的见解,一方面防止偏差,另一方面保障有效使用基金;4是不断扩大基金在国内外的影响,争取共同资助,促进我国科学技术的高速发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