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店主失联几天死在店内冰柜警方初步排除他杀

2018-10-29 12:11:33

店主失联几天死在店内冰柜 警方初步排除他杀可能

昨日10:14,朱先生来电:教工路192号,工商大学旁边一个快餐店,刚发现一个男的,死在冰柜里,公安正在赶去……

堡、鸡排等西式快餐,价格都不高,牛肉饼汉堡,只要7元一个。

浙江工商大学的多个学生说,这家店基本都是学生来吃的,生意不错。小老板人也好,把窗口开到宿舍门口。有的学生还懒得下来买,如果点到一定数量,他会亲自送过来。但老板看上去有点内向,偶尔也能听到他在打发脾气。

透过后窗,能看清汉堡店里的情况。

靠近后窗有一台乘风牌的商用卧式的冰柜,容积368升。冰柜长1.5米,宽75厘米,深近一米,冰柜底部结霜,但看得出白霜上面有两团灰色的泥土,疑似鞋底的灰。

冰柜旁边有一个竖放的煤气瓶,煤气瓶一侧的水台上,还有一只塑料盆,里面有一双凉拖鞋。

据老板的一个亲属说,小老板当时躺在冰柜里,抱着煤气瓶,瓶口还是打开的……

下午2点,警方再次察看现场。一个姓鞠的大姐匆匆停下电动车,问这里怎么了?

跟她说,汉堡店老板出事了,人没了。她捂住嘴“啊”地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

鞠大姐说,她是小老板姐姐店里的员工。小老板小陈今年27岁,一直住姐姐家的阁楼,她住楼下。好像从上周三开始就没再看到小陈回来,充电器都在家里,他平时送外卖的电动车还放在服装店门口,也没骑。小陈姐姐打他,都打不通。后来鞠大姐说,会不会有什么事,报警吧!到了派出所查询发现,上周五晚上,他用身份证登记,在市区一家吧几乎上了一个通宵,到凌晨才离开。

当时鞠大姐就奇怪,家里有无线络,也有电脑,也可以上,为什么要去吧通宵?

“我还让他姐姐到店里看看,他姐姐说,店门是关着的,她没有钥匙(注:后来姐姐到店里试着拉了一下卷帘门,才发现门没有锁,但里面可能放了障碍物,找人帮忙才打开)。”鞠大姐说,这几天姐姐逢人就问,有没有看到弟弟,没想到,他就在自己的汉堡店里……

现场在传的有个未经证实的消息:小陈老婆原先在店里帮忙,后来怀孕了,回老家生小孩。这次他从老家回来,说老婆查出得了癌症,孩子还不到1岁啊!

从小老板的姐夫那里了解到,小陈回来后精神不大好(附近一个门卫也说,他回来后,像是没了魂一样),但大家都在劝他想开点,经济条件又不差的,汉堡店生意做了四五年了,会一直好下去的。

但前几天,他失去联系,大家到处在找他。上周五,姐夫给小陈发短信,问你到底在那里,抓紧回个话,家里人急死了,但小陈三个都关机,信息也不回。

但姐夫说,9月份学校开学,歇一个多月的汉堡店,又要重新开张了。对此小陈做了准备,进了货。

“他人很能吃苦,生活也很节俭,前两年在老家沙县买了房子,还新买了一台车,除了给大客户送汉堡,平时不怎么开,都骑电动车的。”

“凡仔汉堡”杭州总代理商称,小陈人蛮好的,生意也不错,从没欠过货款。

我们在小陈的店里,看到了十箱新款可乐,层层垒起,跟收银台一般高,店里送外卖的座机,隔一会就“丁零零”响起……

从警方处了解到,昨天上午10时许,西湖公安分局西溪派出所接到110报警。经初步勘察:现场有较重的煤气味道,店内冰柜内躺有一男子,已死亡,现场尚未发现有被侵害的痕迹。

经初步走访调查,死者陈某即该店老板,27岁,福建人。报警人就是死者陈某的姐姐陈女士。陈某的死因法医目前还在鉴定中,不过从现场情况来看,店内既没有挣扎或搏斗过的迹象,陈某体表也没有任何被侵害痕迹,所以警方目前已初步排除了他杀可能。具体情况,目前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这是一家“凡仔汉堡”加盟店。

店面大概20多个平方米,店招却很大,掩映在教工路的两棵香樟树下,树枝一直垂到店名的“堡”字上。

汉堡店门口拉起了警戒线,线里有民警背身站着,线外还有协警疏导,汉堡店卷帘门半开半合,里面不时有戴蓝色口罩、头套、脚穿鞋套的民警,弯腰出来,递过证据袋,再进去,继续勘察。

透过卷帘门,看到里面有一个银灰色立式四开门冰箱,勘察民警在立式冰箱一角活动:蹲下、站起、弯腰,蓝莹莹的手电光不停晃动。立式冰箱一侧还有一个物体,被冰箱挡着,可能就是发现男子的冰柜。

同汉堡店离得近的打印店老板娘邹女士说,早上9点半,汉堡店小老板的姐姐叫她来帮忙,说帮忙举一下卷帘门。

这家汉堡店主要做工商大学和附近的学校的生意,暑假一般会休息一个多月。邹大姐心想,卷帘门是不是一个暑假没用,有些生锈了?

邹女士来帮忙的时候听小老板的姐姐说,不对劲啊,卷帘门怎么没锁?她用了很大劲帮忙举起卷帘门后,怕自己的打印店没人照看,又回到自己店里。不过打开卷帘门的时候,她清楚地闻到一股煤气味。当时一想,汉堡店有煤气味,正常的。

过一会,她听到小老板的姐姐在门口大喊:“求求你帮个忙,弟弟在冰柜里了,帮帮忙抬出来!”

四个刚开学返校的大学生,也跟着进去了,一分钟不到,他们慌慌张张跑出来,说摸了一下,人都僵掉了,出人命了!

老板的姐姐赶紧报了警。

就在离汉堡店100多米的同一侧教工路上,小老板的姐姐开了一家舞蹈服装店,面积是弟弟店的四五倍。民警勘察现场时,姐姐哭得几近晕厥,被送进自己的店里,姐夫赶了过来。

中午12点20分,民警取出几样东西:身份证、一串钥匙、10元纸币两张、1元纸币两张、1元硬币两三枚。

店内钻出一个民警,问站在门口的姐夫:他身上没有,他平时用什么?

姐夫说,他有三个,近用的好像是小米。民警让他再打一下试试。姐夫掏出,边打边说,这两天都在打,还是关机。

10分钟后,汉堡店里抬出了店老板,裹着黑布,腿部微曲,个头瘦小。

清洁工沈大伯说,汉堡店老板瘦瘦小小的,一米六几,每次扫地路过他那里,他都会开两句玩笑。近一次聊天是在暑假前,他对沈大伯说,你们搞清洁的还有养老保险的,我们都是没有的,不好比啊!沈大伯回道,你这是开玩笑啊,你们是老板,生意那么好,每天装货卸货,车来车往,能挣钱就能养老!

汉堡店没有请帮工,生意忙时,小老板的老丈人和小舅子会过来帮忙。

沈大伯说,小老板有个大哥,没他这么会做生意,从福建老家过来,就在这条路附近摆水果摊。但是大哥好赌,输光了,还看到有车开过来讨债,再后来,大哥逃回老家了。店里有人照应时,小老板会开着一辆白色轿车,到远一点的地方送汉堡,他很能吃苦的。

对面店铺的店员也说,小老板人精瘦,但很精神,有时候深夜1点多还守在店里。自己会冲老板喊一句:你那么拼命干吗?钱又不是一天能挣完,也不是一天就能花光的!

汉堡店老板只抬头笑笑,也不说话,夜里没生意,他就低头看。

下午1点左右,店内勘察告一段落。民警来到汉堡店后窗位置细致勘察。一位民警在后窗百米范围内查看墙上的探头,又望一望可能对着后窗的制高点。

另一位民警,拿着一把车钥匙走到工商大学室外停车场,打开一辆起亚K2轿车。

车身有点脏,前排顶有个水晶挂件,还有一个仍在左右摇晃脑袋的吉祥物,面带微笑。挡位旁的杂物盒内,娃哈哈矿泉水只剩下小半瓶。打开后备厢,里面只有一块红绸布。民警拍照后,锁上车。

工商大学的女保安说,这辆车就是汉堡店老板的,但是停这里好久没开了。

汉堡店的后窗边装了一支灯管,旁边有一块发光广告小黑板,上面贴一张打印纸,写着:“本店供应冰绿豆汤,3元/碗”。

窗户上面还有货品单,数了一下,店里供应24种汉堡。(都市快报刘兆亮郑亿)

原标题:店主失联几天死在店内冰柜警方初步排除他杀可能

稿源:中国

作者:

长兴美郡
荣盛花语城
奕聪花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