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男子遇車禍死亡身份不明民政部門替其家屬索

时间:2019-11-09 08:08:5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男子遇车祸死亡身份不明 民政部门替其家属索赔

昨日上午,甘井子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罗某交通肇事致人死亡一案,与以往其他交通肇事案不同的是,甘井子区民政局以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的身份,出现在法庭上,请求法院判决被告支付因车祸身亡的“无名氏”赔偿款38万余元据了解,民政部门替车祸中的无名死者代打维权官司的做法,在大连尚属首例,在国内也比较罕见

案件回顾

酒后驾驶摩托车造成一死一伤惨剧

上午9时许,这起特殊的交通肇事案件在甘井子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甘井子区人民检察院的公诉书显示,2007年6月4日22时5分,罗某醉酒后持与准驾车型不符的驾驶证,驾驶无号牌两轮摩托车,载一名男子沿甘井子区张前线由东向西行驶在行驶至夏家河某路段时,罗某因操作不当驾车撞上路边水泥护栏,导致乘车男子倒在道路上当场死亡,罗某受伤经鉴定,死者头面部损伤,颅骨骨折,因颅脑严重损伤死亡交警部门认定,罗某负此次事故的全部后来,罗某被列为上逃犯直到今年6月份,罗某才在火车上被警方抓获

案发后,公安机关多方侦查寻找,至今未能确定死者的身份,死者成了“无名氏”此案被移送至甘井子检察院后,检察院决定对此案提起公诉,检察院还与甘井子区民政局沟通,让甘井子区民政局出庭,替“无名氏”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庭审实录

被告人认罪称只是好心搭乘同事

据了解,被告人罗某现年39岁,黑龙江省鸡东县人,在大连打工多年在法庭上,对于检察机关指控的交通肇事罪,罗某表示认罪公诉人对罗某进行了讯问,罗某回答问题时很配合

公诉人:案发前,你是否认识被害人

罗某:认识,他是我的工友

公诉人:你们认识多长时间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罗某:我们认识四五个月,我一般都叫他外号

公诉人:当天为什么要用摩托车搭载他

罗某:他家离我家不远,我骑摩托车搭载他回家

公诉人:案发当天你是否喝酒了

罗某:喝酒了,记忆中好像喝了3瓶啤酒,其他记不清楚了

公诉人:你有摩托车的驾驶执照吗

罗某:我是开货车的,有驾照,是B型的,没有摩托车驾照,我的摩托车也没有牌照

公诉人:当时是怎么出的事儿

罗某:时间太长了记不清了,当时感觉头好像有些发晕,撞护栏上了,往后我就不清楚了

公诉人:事发后,你是怎么做的

罗某:我拿出打,我记得是给家里打后来,因为我腿受伤,站不起来,便伸手喊,有路过的司机看到了,打报了警

在庭审中,罗某的辩护律师认为,罗某的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但是本案被害人也有过错,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摩托车驾驶人和乘坐人应当戴安全头盔,而被害人违反了这一规定该律师还认为,罗某是一种善意搭乘行为,主观恶性较小而且在交通事故发生后,罗某采取了积极救助的态度,到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希望法院从轻处罚而公诉人认为被害人作为搭乘人,没有过错,罗某具有监督被害人戴头盔的义务,被害人未戴头盔违反交通法规,是由于罗某监督不力造成的

大连首次 民政部门替无名氏索赔38万元

在庭审过程中,作为甘井子区民政局的代理人,辽宁利金律师事务所苏环海律师出庭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苏环海律师当庭提供一份证人证言,证实案件被害人年龄约50岁,因此赔偿年限应该为20年,请求法院判令罗某赔偿死者38万余元

苏环海认为,从职责和性质上看,民政局是社会流浪群体的直接管理和救助机关,承担着对乞讨流浪人员的救助职责,其中包括对损害赔偿提出主张的权利“无名氏大多是流浪者,民政局替无名氏维权,既是职责也有职权”苏环海表示,替被撞身亡的无名氏向肇事者索赔,民政部门不只是维护个体利益,更是处于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需要

而根据《民法通则》相关规定,对没有合适的自然人担任监护人的被监护人,民政部门一般为其监护人从被害人的角度看,如果民政局不能先行代为诉讼维权,及时对民事赔偿部分进行处理,被害人的近亲属日后即使得知被害人已经死亡,但由于时过境迁,合法权益将得不到以及有效保护因此,由民政局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是合法的

法庭辩论 被告律师认为民政局不具有主体资格

在法庭辩论,罗某的辩护律师认为,甘井子区民政局不具有主体资格因为根据《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原告应是与案件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而甘井子区民政局作为原告不符合规定

该律师表示,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赔偿权利人是指由受害人承担抚养义务的被抚养人以及死亡受害人的近亲属,而民政局并不是该规定的赔偿权利人所以,本案中,民政局作为原告提出民事赔偿,是不适格的,没有法律依据

该律师还认为,根据《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规定,民政部门的工作职责并不包括代流浪人员提起民事诉讼,况且本案中的死者有工作,只是身份不明,他并不是乞讨流浪人员,因此民政局不应介入本案诉讼

法律专家:由民政部门为无名氏主张权利合理

目前,一些事故和案件中死者身份一时无法确定的情况并不少见“由于各种原因,国内在对无名氏遇车祸等事故身亡的法律救济制度上还是空白”针对此事,大连市法律援助中心副主任刘升认为,在国内,民政部门作为“无名氏”被害人的人身损害赔偿的索赔主体已成为司法惯例民政部门是“无名氏”救助、帮扶部门,承担对“无名氏”从出生到死亡的各类事件的管理职责,因此,由民政部门为无名氏的人身损害主张权利是合理的

“当时个考虑的是由我们检察院提起民事诉讼,但检方提出的民事诉讼一般是公益性质的”甘井子区人民检察院公诉二科科长张鑫钊表示,由检察院代无名氏提起诉讼显然不合适,为了帮助无名氏维权,他们联系了甘井子区民政局,“由民政局提起诉讼,能充分维护死者的权利,其实对被告人也是有利的,如果被告人能够充分进行赔偿,法院可能会对他从轻处罚,这也符合国家现有的刑事政策”

张鑫钊介绍,目前甘井子区公检法和民政部门,正在起草《关于办理交通肇事案件无名氏被害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暂行办法》,“等到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后,我们将形成一个正式文件,在今后遇到类似案件时,将会有一个操作细则”张鑫钊表示,获得的赔偿款将由法院或者民政局先行代为保管,放在专门账户内,等找到死者家属后,将赔偿款全额交付给死者家属,“如果死者家属除了基本赔偿外,还有其他赔偿情况,可以另行向法院起诉” 张兴

严重坏肚子拉水怎么办
吃立可安能改善肠道感染吗
儿童咳嗽专用药有几种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