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商业帝国三百年》书摘三

2018-12-08 01:43:58
《商业帝国三百年》书摘三 《商业帝国三百年》 出版者:东方出版社 印刷时间:2013-1 定价:43.00 ISBN:978-7-5060-5951-0 上架类别:经济 阿拉斯加的领主亚历山大 巴拉诺夫和俄罗斯美洲公司 在一幅正式的绘于1818年的亚历山大 安德烈耶维奇 巴拉诺夫退休时侯的肖像画中,“阿拉斯加的领主”,正像他有时候被人所熟知的那样,是一个秃头的、穿戴得整整齐齐的男人。他穿着一件正式的黑色大衣,被奶油色的真丝围巾衬托得很得体,大衣的显著位置上还挂着一枚荣誉勋章。他的右手紧握着一支羽毛笔,这支羽毛笔被定格在一张部分字迹潦草的羊皮纸上,仿佛肖像画家突然打扰了正要完成他的报告或官方信件的巴拉诺夫。他的目光直接而又坚定,他的下巴和嘴唇很结实,仿佛把他的嘴紧紧握住,他的姿势很轻松自信。 总体而言,这个人的这幅肖像给人一种稳健派的印象特征,他恳求别人告诉他真话,也许他已经知道了真相,只是想要他们亲自说出来。他看起来好像一位慈祥的父亲,值得信赖的、有耐心的和宽容的。他的嘴唇微微向上弯曲,仿佛在内心沉思一个私人笑话或在世界形势面前作出有意思的顺从表情。他统治俄罗斯殖民地阿拉斯加28年;现在,他已经72岁了,他的任期也结束了,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他在俄罗斯美洲公司领土管辖范围内的任职期间,在俄罗斯帝国(The Russian Empire)的东部边境,巴拉诺夫因其冷酷无情果断设立边界,甚至因其不偏不倚公正的严厉处罚而出名,赢得了声望,甚至同时赢得了他的许多下属们的深深的尊敬和效忠。他以身作则,并始终保持着对他们的承诺,当情况需要时,捐出他个人的钱财,并为那些他认为有天赋的俄罗斯儿童支付教育经费。在俄罗斯的那些年,在他离开俄罗斯前往俄罗斯美洲公司之前,他已经抛弃了他的任妻子和孩子们,但是他始终为他们提供经济上的支持——甚至为他的被当做弃婴收养的儿子和女儿提供经济上的支持,他是一个工作勤奋的人,从未为了保护自己而让他的下属面临危险。他的下属升职和获得奖励都是建立在功劳和成就基础上,而不管接受者的出身或种族背景。有时候,他用俄罗斯美洲公司的资金来支付孤儿和寡妇的赔偿金,或为航海中失踪了的原住民提供赔偿金,就像一种领主的慷慨大度的奖励服务,甚至为那些死亡的人的家属发放赔偿金——而这些行为似乎不符合他从一开始就强迫男人效劳的决定。在他的任职期间,俄罗斯美洲公司从南部沿美洲西北海岸向前推进,以至于公司一直延伸扩张,达到现在的美国阿拉斯加州(The U.S.State of Alaska)和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省(Canadian Province of British Columbia)之间的边界。虽然,他机智巧妙地阻止了英国和美国的水手和毛皮商人向北行进,但是,他还是未能在哥伦比亚河(The Columbia River)建立俄罗斯霸权。甚至,他负责指挥了俄罗斯公司定居点或者殖民地在加利福尼亚州(California)的创立,但是,也未能在夏威夷(Hawaii)建立类似的军事基地,他本来考虑兼并这个贸易站作为俄罗斯帝国的军事基地。 但是,巴拉诺夫善良智慧的眼睛和和蔼的表达能力掩盖了他的黑暗的特征。在他追求目标的过程中,他并不反对暴行;他毫不留情地使用人,当他觉得有必要的时候,经常将他们置于危险境地。当他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的时候,固执而又坚定的巴拉诺夫经常用辞职来威胁他的雇主。受到一些人尊敬钟爱,但同时也为另外一些人所畏惧和厌恶。他从他的手下策划的两次谋杀行动中幸存下来了,这两次谋杀相隔10年。他对科迪亚克岛(KodiakIsland)土著居民或原住民的处置方式称得上是非人道的,并且,根据俄罗斯法律这肯定被认为是非法的。他还与他的竞争对手交战多年,直到他的公司被授予一个正式的政府垄断特权。 作为企业的领地,在政府伸手可及之处,俄罗斯在美洲的殖民地由巴拉诺夫建立并扩大,以他无穷的精力和想象力,使其成为一个巨大的领土,大约相当于今天的阿拉斯加州。他开始大肆与当地土著部落交战。在1804年,他在一艘俄罗斯的军舰上连续轰炸了阿拉斯加南部的特林吉特村6天的时间,迫使居民接受俄罗斯美洲公司的管辖权力。他打乱数千原住民居住的家园,重新安排他们的活动,以满足公司的需求和利益。在这个过程中,原住民在自己的土地上沦为农奴,而他则攫取大量毛皮和其他天然物品献给他在圣彼得堡(St.Petersburg)的董事会和高贵的股东们。但是,当他被迫从他的在阿拉斯加的俄罗斯美洲公司经理的位置上退下来的时候,他的离去被阴影笼罩着。回到圣彼得堡,他将面临政治目的的指控、调查以及可能的审判。对于一个出生在芬兰边境的一个偏僻落后的小村庄里的不起眼的仓库保管员的长子来说,这是一种漫长而又危险的生活。 在1747年(差不多就是年轻的英国商人罗伯特 克莱武次请求调到英国东印度公司在圣大卫堡的军事分公司的时间),阿拉斯加的领主出生在一个叫卡戈尔波尔(Kargopol)的小村庄。他出生在一个人口稀少的地区,那里有无数的小湖泊和池塘穿插在断断续续的森林中,那里的道路都是泥泞的小径。他的父亲处于贸易等级的层,地位如此之低以至于他在当地商人公会想要获得成员资格遭拒;他的社会地位略高于农民。虽然,那个地方没有学校,但是,巴拉诺夫不知通过什么途径学会了阅读,也能够写一些字,并学会了记账。一个有好奇心和进取心的男孩,在十五岁时,逃到莫斯科(Moscow)南部,国家的商业中心,亲自看到了传闻中的世界奇观。这对他是一个很大的冲击,赫克托 舍维尼(Hector Chevigny)在他的丰富多彩的和略带幻想色彩的1942年的传记《阿拉斯加的领主》(Lord of Alaska)中写道:“意识到在世界上可能有很多很多的人,还有很多的房屋不是由木材建造的,还有如此庞大的市场,许许多多的色彩缤纷的圆顶的教堂,以及这么多如此巨大的钟声随时在空气中回荡。” 在莫斯科,这个精力充沛的小伙子从一个德国商人那里谋得了一个职位,并花费了差不多10年左右的时间,学习所有他能够学到的,商业贸易、簿记记账、语言,以及重要的是他的阅读和写作都非常好。他如饥似渴地研究文学和科学。他还初次认识到俄罗斯社会严格的阶级组织结构,在那种结构里,贵族和商人被隔离开来,他自己的卑微地位不可能完全被克服。在他返回到他的出生地之前,他升职当了店员,在那里他利用他的新的资本,试图使自己成为一个地位更高的商人。但是,回来却是一个错误。虽然他结了婚,并生了一个女儿,但是,现在他在卡戈尔波尔却不比他曾经是一个男孩儿的时候更幸福快乐。许多年后,在1780年,在三十三岁时,他离开家乡,带着发财的梦想,与他的弟弟派奥特(Pyoter),前往西伯利亚。他再也没有见过他的妻子或女儿,虽然他总是慷慨地为他们提供丰厚的生活费。 在西伯利亚,巴拉诺夫和他的弟弟曾作为流动商贩和税收人员在伊尔库茨克(Irkutsk)工作,伊尔库茨克是俄罗斯东西伯利亚的第二大城市,是一个拥有6000左右居民的繁荣城市,他们俩一直省钱并储蓄起来,直到他、派奥特和其他两位合伙人利用当地原材料开了一家玻璃工厂。这是巴拉诺夫的想法,这个想法是他从在莫斯科读书时看过的资料中收集来的。那时候,玻璃作为边远地区的昂贵的进口商品,企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巴拉诺夫被授权参加一个来自圣彼得堡的官方纪念庆典,以纪念他帮助西伯利亚工业发展的伟大成就。但是,即使在到达伊尔库茨克8年之后,由于低贱的社会等级,他还是没有被邀请参加当地的商人协会。对这种等级歧视感到很沮丧(这大概也是他总是根据他的员工的能力,而不是他们的阶级来对待和评价他们的原因),他的焦躁不安的情绪再次被激起。他也为要与他的合作伙伴共同作决定的义务感到很恼火——他想成为老板,即使这意味着赚更少的钱,担更多的风险。因此,他再次逃跑,为寻找一个更远的尚未开拓的领域,拖着他的弟弟一起到人口稀少的鄂霍次克海(The Sea of Okhotsk)北部地区。他计划在令人恐惧和充满暴力的楚科奇(Chukchi)族人之间建立毛皮贸易的交易站点。一位名为格里戈里 伊万诺维奇 舍列霍的商人,随后就回到阿拉斯加科迪亚克岛建立了一个俄罗斯殖民地,他试图说服巴拉诺夫作为一名经理加入他的商业冒险事业。巴拉诺夫拒绝了他,并不想失去自己的独立性而屈服于其他人的计划。 他的远征探险队带着希望出发了。由于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发现了阿拉斯加,急于掠夺海獭天鹅绒般柔软的毛皮和狐狸毛皮,楚科奇人的领地大多都已经被俄罗斯商人废弃了。结果,经过多年的过度捕猎,毛皮的数量大大增加了。巴拉诺夫兄弟用杆推着木筏沿着勒拿河(The Lena River)向北行进,航行超过了20万公里来到雅库茨克(Yakutsk),他们在那里购买了作为驮兽的驯鹿并继续往北行进。经过两年的贸易,到1790年,他们已经积累了一批不少的紫貂毛皮,当大批的楚科奇人伏击他们的时候,他们正在向南航行途中,楚科奇人抢走了他们的大部分货物。留下他的弟弟在鄂霍次克海上捍卫他们剩下的商品和毛皮,巴拉诺夫则骑在马背上沿着海岸赶赴南部向他的一个老熟人,约翰 科克(JohannKoch),汇报遭到抢劫的情况,约翰 科克是鄂霍次克村,后来是俄罗斯的太平洋海港地区的军事指挥官。 在这里,有人介入干预分配财富。巴拉诺夫面临着破产,也没有其他办法来确保有新的资本重新开始,而他面临的真正的前景是,他在伊尔库茨克玻璃公司的股份将被没收来偿还给债权人,这将使他的家庭一贫如洗。当他收到一个意想不到的建议的时候,他正在琢磨他的下一步棋该如何走。舍列霍夫正在城里,监督他的船下水并航行到阿拉斯加。他再次向交易商提出建议,驶向繁荣的科迪亚克岛殖民地,的确,所有的舍列霍夫的商业利益都在这片新土地上。舍列霍夫想要一个雄心勃勃和值得信赖的人、一个有魅力和有兴趣扩大企业的人;这个人可以掌控日益动荡的局势,应对外国(主要是英国)商人的侵入和决定是否使用战时特准攻击敌方商船的私有武装船。他们通过谈判达成一项无固定期限的约定,但是,四十三岁的巴拉诺夫知道这个约定会持续多年。该船舶在几周内就要离开了,巴拉诺夫不得不迅速做出决定。鉴于他的财政困境,他真的是别无选择。他极不情愿地同意了。 他几乎无法挑剔这些条件:他将被称为总经理,一个重要的头衔,拥有舍列霍夫—戈列科夫公司(Shelikhov-Golikov Company)210股股份;他对在阿拉斯加的舍列霍夫公司的经营管理将拥有的权力,按照规定“如果当地的情况阻止政府的法规的实施,或者如果公司和祖国的利益得不到保障,任何人不得阻止我采取我认为合适的行动”。他还被赋予在阿拉斯加代表俄罗斯政府的权力,可以审判裁决犯罪、解决纠纷,并准确地记录所有的探险行动和黄铜领地标记的位置。他还建立了新的附属殖民地,提高并扩展了他认为合适的经营活动。这笔钱将足够还清他的债务,并确保他的俄罗斯家庭的生计。 巴拉诺夫登上三圣号(Three Saints)船,连同约50名其他新加入殖民商业冒险事业的新兵,在1790年秋天,向东航行至阿拉斯加。这是一次可怕的濒临死亡的体验,是他的生命中危险、疯狂的一次冒险活动。 金属钥匙扣定制厂家
工业甩油机批发
利是封定做公司
家教周边价格
四个多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汽车保护伞厂家
儿童化痰的药哪个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