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地产企业争当小额贷款公司股东

2018-11-06 10:13:54

地产企业争当小额贷款公司股东

本报 胡金华 上海报道

如火如荼的小额贷款公司正在上海各区县开业经营,而隐藏在背后的,却是一场房地产企业借“草根金融”进军金融市场的战略意图。

12月3日,上海第四家小额贷款公司宝山神农小额贷款公司正式成立。据本报了解,随着11月16日首家宝莲小额贷款公司开业,上海已经有四家小额贷款公司开业经营,而12月8日,上海青浦明诚小额贷款公司也要揭幕,作为首批获牌照的8家小额贷款公司,在本月一起开齐。然而,却发现,作为上海小额贷款公司的样本,在这8家小额贷款公司的12个主要发起人股东中,竟然有10个发起人为地产企业。

对此,长期研究民营资本运作的温州大学商学院副教授国彦兵告诉本报,在整个房地产行业因宏观调控普遍业绩下滑甚至出现资金链危机的时候,一些仍存实力的房地产企业开始将投资方向瞄准新兴的“草根金融”市场,看似偶然,却是必然,地产业已经开始借“草根金融”转型多元化发展。

解密股东背景

根据本报获得的一份首批上海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和股东结构中,发现,上海这些已经开张或即将开张的小额贷款公司并非担保公司等金融机构重组,也不是此前有人认为“地下钱庄”等灰色金融的涅槃。从今年10月31日上海获批的8家小额贷款公司的12家主发起人看,这些企业并没有任何与金融相关的资本背景,除上海飞和实业和上海南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外,其他“小额老板”清一色都来自房地产企业。

12月2日,来到新开业的松江龙欣小额贷款公司,作为该公司主要发起人的上海信盛置业有限公司是当地一家颇具实力的房地产开发企业,公司总经理陈欣欣告诉,这家小额贷款公司的其他股东中,还包括电力安装工程企业、通讯安装工程企业,而这些企业均处于房地产行业链的下游,在中国房地产行业高速发展的十多年间,他们受益匪浅,积累了丰厚的资金,而在整个房地产企业不景气的时候,又难以找到合适的投资项目,国家放行小额贷款公司给他们提供了一次转型走多元化路线的机会。

“我们是在改革开放中富裕起来的一批人,现在也正是对社会有所回报的时候,虽然房地产市场可以走出不景气,但是作为非全国性地产开发商,能寻找到合适的投资渠道已不容易,不论外界如何质疑小额贷款公司的生存能力,我对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还是很有信心,年保本,第二年希望能够有10%的盈利,即使出现经营困难,那怕亏损,对于有实力的股东来说,也不会产生很大影响。”陈欣欣坦言,据其透露,从11月17日开业到现在,龙欣小额贷款公司已经带出款项达600余万元。

12月2日下午,在张江小额贷款公司采访中了解到,这家注册资本为1亿的小额贷款公司,在短短一个星期之内,已经贷出资金近千万。令吃惊的是,其发起人张江高科和张江集团也是以房地产为主业,背后的股东却隐藏着更多的投资资本,如磐石投资、国商投资、东方汇金担保公司、浦东科技公司,还有个人投资者,每个投资者的投资比例都在1000万。

无独有偶,率先开业的上海宝莲小额贷款公司的主发起人也是该区一家房地产开发商。

通过可查资料了解到,不仅在上海,房地产企业成为小贷公司“老板”在全国已经成为趋势,在小额贷款公司发展早的浙江,新湖中宝、浙江富润、广宇集团等房地产公司已经成为小贷公司老板,在全国统筹城乡综合改革试点的四川,四川三利房地产公司投资组建了四川家小额贷款公司广元融利小额贷款公司,另外,房地产大鳄四川开元,也在今年入股了两年前成立的广元全力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并成为其大股东;重庆新开业的长寿区瑞康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也是由经营房地产业务的重庆市兴茂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出资组建。

地产企业仍有钱

小额贷款公司的老板为什么大多来自房地产公司?在房地产已经进入冬天的时候,他们还有那么多钱去投资建立小额贷款公司?

12月4日,上海易繁咨询公司一位行业分析师接受本报采访时分析称,首先是有钱,第二则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随着金融危机的深入,目前国内的产业资本都很紧张,而房地产企业相对来说还是有钱的行业。

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杜晓山则直截了当地指出,在当前形势下,尽管有地产企业过冬的说法,但几千万元对于房地产企业来说,只是个小数字,甚至一家发起人就可以成立一个小额贷款公司。

“在房地产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申请成立小额贷款公司已经成为房地产企业多元化经营的另一个方向。”复旦大学金融与资本市场研究中心主任谢百三如是分析,“房地产企业分为两种,一种是资金非常紧缺难以维持,而另一种就是不愁过冬的企业,资金充足,又有土地和房产作抵押,银行也愿意融资给他们,上海本地房地产企业更是资金充裕,只是没有地方去花。”

12月5日,一家证券公司资产行业分析师告诉,房地产业发展到今天,高速发展的时期已经结束,如果要发展就必须有更多的资金支持,否则就转型,而小额贷款公司这样的草根金融,“进可攻,退可守”,进可以升级为村镇银行,为房地产企业提供融资服务,退可以保持房地产企业的良好金融形象,还可以有一定的经营收入。

而杜晓山也表示,房地产企业进入小额贷款公司,更为重要的是当前金融业执照难求,而今后符合条件的小额贷款公司还有望申请转变为村镇银行。

几日内,接受本报采访的几家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也都纷纷表示,虽然政策未知,但对于小额贷款公司而言,成功经营并升级为村镇银行无疑是其的梦想。

“草根金融”的现实难题

但是,既然作为一家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控制风险追求利润是小额贷款公司现在要做的事情。本报了解到,一些专家在肯定政府的做法时,也对小额贷款公司的生存能力不无担忧,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学教授许小年此前就公开表示,现行的小额贷款公司一定会出问题,因为它是从办公室出来的,而非来源于实践,他也认为,浙江、东南沿海地下钱庄那么多,别老用“非法集资”的名义去打压他们,这么多年,这些金融机构发挥了商业银行无法替代的作用,政府要做的是承认它、使之合法化、规范地操作。

新华财经副总裁陈松兴也以他多年在台湾的市场经验告诉本报,在海外成功运作的小额贷款公司很少,印度的专为穷人贷款的尤努斯银行也只是在印度出现,如果国内的小额贷款公司不在公司治理结构和房贷风险上狠下工夫,还未等到成长为村镇银行,可能就已经淘汰一批。

陈松兴表示,现在小额贷款公司主要面临的还是三大问题,首先是政府只制定了准入机制,却没有制定股东的退出机制,没有人能够保证小额贷款公司多少年可以盈利,如果亏损又该怎么办,都没有被政府考虑,其二是法人治理结构的问题,小额贷款公司一般有10个左右股东,虽然量不多,但是也需要建立一套法人治理的章程,用以规范经营,权责不明确容易滋生问题;第三则是如何控制关联方交易,企业作为出资方,会不会利用裙带关系给上下游企业提供融资担保,小额贷款公司又如何甄别关联方贷款,这考验着小额贷款公司的经营能力。

“虽然,上海正在火速推进小额贷款公司问世,但是,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却任重而道远。”陈松兴说。

华夏时报订阅

北京() () 上海(021) 深圳(0755)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邮局订阅:11185

宝鼎
废钯碳回收
上海服务器回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